地区新闻: 新区宝塔区经开区安塞区甘泉县延长县黄陵县黄龙县宜川县洛川县吴起县志丹县延川县富县子长县

这8名官员“上面有人”照样落马(图)

来源:新京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2-05    

  昨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湖南衡阳市城乡规划局原副局长欧黎明,曾自恃人脉广、能量大,出事也能摆平。“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至少还有包括谷俊山、杜善学等在内的7位落马官员,曾表示自己“上面有人”。

  昨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必然崩盘的“赢家”——湖南省衡阳市城乡规划局原副局长欧黎明腐败问题剖析》一文。

  该文披露,欧黎明是路子很野的“能人”。作为市规划局副局长,他岗位重要、作风霸道,且朋友多、路子广、能量大,坊间传言:孩子读书可以找他批条子,就业可以找他打招呼,做生意可以找他拉业务。

  同时,欧黎明也自恃门路多、能量大,曾公然称“违纪的人这么多,不一定就抓到自己,即使出了事情,自己人脉关系网很强大,也能摆得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像欧黎明这种原本认为自己“树大根深”、“人脉广”故而不会被查,但是最终依然落入“反腐大网”中的官员至少还有7位,其中既有谷俊山、杜善学等“大老虎”,也有“最美最狠强拆女市长”韩迎新等厅官,以及“三无干部”冯朝辉等地方上的“蛇鼠蚊蝇”。

  中将谷俊山

  “我后面也有人”

  今年8月10日,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案一审,谷俊山被判处死缓,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赃款赃物予以追缴,剥夺中将军衔。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曾透露,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曾以党委的名义举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没想到谷俊山在某些人的指使下反而很猖狂,说“我后面也有人”。

  据罗援透露,刘源当时怒不可遏地说,“我刘源没上过战场,但也死过几回,活过几回。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

  时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的廖锡龙也说,“我廖锡龙上过战场,死都不怕,还怕一个贪官?”

  另据公开报道,谷俊山背靠徐才厚开家发财。“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谷俊山落马后,相继牵出徐才厚等诸多“军老虎”。

  山西原副省长杜善学

  “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2014年6月19日,中纪委打出“双杀牌”,宣布山西省委原常委、副省长杜善学与山西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被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杜善学于2011年主政吕梁后,展现出强势霸道的作风。

  据报道,杜善学曾当面斥责一名背景深厚的吕梁本地官员,“你有什么关系,我知道,我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我想让你滚蛋,能三点,不四点。”

  一名吕梁处级干部曾介绍,他亲眼看见杜善学痛斥一名县委书记。骂了半个小时,县委书记吓得双腿发抖。当时,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曾在饭局上抱怨过杜善学太霸道,之后张中生接到一名与他关系不错的官员的电话,告诫他“退一步海阔天空,千万别招惹杜根子。”

  此外,针对与杜善学同日落马的令政策,新华社官微曾评论称,“朝里有人也不灵”,此处所指的“朝里有人”即是其弟令计划。

  吉林舒兰原副市长韩迎新

  “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

  2011年1月4日,舒兰市步行街的28家门面房被当地政府强拆。影像材料显示,当时还是副市长的韩迎新在与被拆群众的对话中喊道:“我不懂拆迁法,不按拆迁法办”、“我有尚方宝剑!你们随便告,我不怕……”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韩迎新“最狠强拆女市长”由此得名。

  1970年2月5日出生的韩迎新,学历一般、出身普通,但其仕途却十分畅通。

  公开资料显示,韩迎新在当了29年政工干部后,一跃调任舒兰市副市长,分管基建。“一般情况下,这项任命在会议上不会通过。最起码,她得是高级工程师、学者、教授,再不济就使用从住建局、建委这类部门中成立起来的干部。”一位知情人士曾说。

  上述强拆事件发生不满3年后,吉林省纪委对舒兰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韩迎新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经查,韩迎新利用职务便利和职权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数额较大。

  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原副局长蒋国星

  “他们就是我的靠山、保护神”

  2014年9月10日, 被称为“明星官员”的59岁江苏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蒋国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40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蒋国星在忏悔书中写道,“工作过程中结交了省级领导,认为他们就是我的靠山、保护神。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肯定会站出来为我讲话的。这种想法让我有些有恃无恐……我逐步丧失了党性,失守了底线。”

  蒋国星历任江苏省句容市市委书记,徐州市委常委、睢宁县县委书记等职。主政句容期间,出现了红极一时的“句容现象”,因此广受媒体关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谈到蒋国星案时讲,“这些官员自恃树大根深、背景雄厚,就会产生有恃无恐的心理,进而为所欲为、不加收敛,构成了腐败增量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三无干部”冯朝辉

  “我在北京有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山西腐败窝案中落马的数百名官员中,冯朝辉是一个特殊的案例。

  作为一个伪造年龄、身份、学历的“三无干部”, 这个被人们称为“小混混”“二癞子”的冯朝辉长期声称“我在北京有人”。据报道,他跟中纪委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曹立新早自2000年就下了“友谊”。

  2012年,山西某大型国企一名干部有关问题被国资委调查,冯朝辉找调查组为其说情。事后,冯以感谢调查组人员为由,索要8万元。

  次年,山西交通系统“窝案”爆发后,作为时任山西交通系统“一把手”的段建国,曾寄望于一名在纪检系统拥有深阔人脉打探情况,此人正是冯朝辉。此前,作为条件,段建国已将他提拔到山西省高管局纪委书记岗位。

  而此时中纪委已对冯朝辉调查多时。上任三天后,他就被带走调查。 经查实,冯朝辉涉案金额超过2000万元。

  “嚣张科长”姜志新

  “我有社会关系,谁也查不倒我”

  2014年9月20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林业局物资科科长姜志新因侵吞、骗取公共财物66万元,被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财产10万元。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姜志新已被群众举报多年。记者曾从黑龙江省检察院林区分院了解到,自2005年开始,海林林业局物资供应科职工多次举报原科长姜志新涉嫌违法违纪问题。

  但是,由于他长期盘踞当地,社会朋友较多,关系错综复杂,黑龙江省检察院林区分院反贪局两次派员督办,依然无果。此后,姜志新多次找到举报人恐吓威胁,并扬言称自己有社会关系,“谁也查不倒我”。

  通过一段时间调查,举报人向办案人员称,单位的保管账目和实际管库员记的账目不符,侦查人员围绕这一线索展开调查。姜志新到案后交代,他贪污油款43.5万元人民币。还在出纳员的帮助下,贪污9.7万元废品折旧款。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侦查人员还查出,姜志新还用单位汽油偿还其个人买车款13万元。

  “三亿局长”郝鹏

  “我上面有人,纪委来了,同样能够摆平”

  法庭上的郝鹏俊夫妻

  法庭上的郝鹏俊夫妻

  5年前的郝鹏俊案,被誉为山西煤焦领域反腐“第一案”。

  山西蒲县煤炭局原局长郝鹏俊,违规违纪资金高达3.05亿元,使他成为当之无愧的“三亿局长”。经调查,郝俊鹏曾靠两张采矿许可证发家的他十几年间非法获净利3.99亿,在北京海南拥有38套房产。

  这位“神通广大”的局长,曾多次公开说,“我上面有人,纪委没有来检查我,如果来了,同样能够摆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案发后,郝鹏俊曾辗转太原北京疏通关系。后来在国务院的督办下,贪官郝鹏俊终于被扳倒。因此,此案有“杀鸡必须用宰牛刀”之说。

  针对“郝鹏俊案怎劳国务院调查组亲自督办?”这一问题,蒲县老百姓的一个说法是:“都知道郝鹏俊上面有人”。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报道,在郝鹏俊落马之前,山西省纪检监察机关曾多次对其违规行为进行查处,但是每一次都是不了了之,一直到国务院调查组亲自督办,省市纪检委的配合下,郝鹏俊的官煤财富才被彻底打破,获刑20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张燕北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洽谈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常见问题 | 发展历程 | 网站声明

Copyright © 2012-2018 延安网0911news.com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1-2713577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4004430号-1

24小时新闻热线:15009215355

技术支持:卓天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