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新闻: 新区宝塔区经开区安塞区甘泉县延长县黄陵县黄龙县宜川县洛川县吴起县志丹县延川县富县子长市

郭愿宏 || 为延师唱一首迟到的歌

来源:延安网    作者:孙家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2-19    

也许在别人眼里,延安师范算不得什么知名学府,况且二十多年过去,早已更名为延安职业技术学院,延师原址也改办延职附中。但容颜未老风采依然,仍是我心中一座不朽的殿堂。

    记得1996年的8月,16岁的我跨入延师,之前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校园。看到驳壳楼上树“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我的神经为之一振敬畏之心油然而生。穿过宽大的石门洞,踏上层层石阶,沉淀自己的轻狂浮躁,陌生感好奇心,更让我深深感到延师的厚重与神秘。

延安师范成立1937年2月,有着光荣的历史,其前身鲁迅师范学校由毛泽东主席亲自批准命名。“救救孩子的呼声喊在二十年前,教育孩子的责任落在我们两肩,我们鲁迅师范的青年。敌人的炮火响在黄河边,战士们战斗在前线。要艰苦学习,努力锻炼,才有健康的乳汁哺乳孩子们,他们是我们民族的明天。”成仿吾为鲁迅师范写的这首校歌,曾经激励过多少有志救亡图存、民族解放的莘莘学子和热血青年;后来成为延师的校歌,同样激励着我们这些成长在和平年代的青年发奋苦读,勤学上进。

延师素来校风纯正、教风严谨、学风浓郁。我们在延师的那三年里,每年都要迎接统考、评比、竞赛,全体师生都鼓足一股劲,与延安洛川师范比,与省内外其他地市的师范学校比,奋勇争先,唯恐落后。我们平时根本不敢放松学习,特别是临考前夕,个个如临大敌,争分夺秒、起早贪黑、废寝忘食,亦是常态。否则,还真有补考甚至留级的危险。的确,每年都有几个毕不了业的学生。当然,许多老师还是“善解人意,总会在考前对所学内容“划范围”“勾重点”,后来才发现,他们勾划的所谓重点,其实覆盖面极广,几乎将必须掌握的东西一网打尽,这么做,也是心理战术,是在书页上涂蜜,哄我们尽量多学一点。后来,我想到那些留级的学生,他们也并没有吃亏,反而赚得别样的福气,能更多一年吮吸母校的乳汁,更多结识一批同学,这是花钱也买不来的财富呀!

延师不但教我们修学储能,还教我们矢志笃行。那时候我们天早上起床前,都能听到悠扬的小号声,真想躺在床上多听一会儿。可晨曦初现,班主任老师就以铁的纪律“雷霆手段”催促全班同学迅速起床集合,爬上陡峭崎岖的后山。当时,我们不大懂事,心想听听小号、萨克斯多美,在校园里转一转也行,为什么非要拼命“折腾”自己我们好多都是带着埋怨和“诅咒”爬上山巅,可每当几缕清凉干净的晨风吹在脸上、拂去汗嗅到被露珠浸润的草木与泥土混合的香味,望着远处星光与灯火连成一片,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舒心惬意,是对我们这群攀登者最好的奖励。晨爬山,当时令人讨厌”,如今多么怀念

每当春夏,教学楼前的花园群芳争艳,蜂舞蝶忙,如临画中,氤氲了女生们隐秘的思绪。一排排塔松布局整肃错落有致,俊拔庄严,激励着男生们冲天的豪情。课间十分钟,满眼皆是靓丽的风景,女同学是清一色的清爽短发,身形绰约,举止文静,素面照天真本色,桃花得气自娇羞。男同学呼朋引伴追逐打闹,故作深沉的假装斯文均有艺曲同工之处,自觉不自觉的想起某个女生注意。这是再严厉的校纪,再整齐的校服,也难以抑制掩盖洋溢在男女同学身上火一样蓬勃的青春激情。幼师班是名符其实的“女儿国”,我们的教室与她们在同一层,能明显感觉到一种异样的美好气息偶尔有某个男生有意无意误入幼师班教室,她们就会竞相起哄,那阵势谁也招架不住,那个男同学准落个大红脸,像吃了败仗一样匆忙溃退。白天受症的男同学晚上总算等到“报仇”的机会,他们宿舍的供暖管道通向女生宿舍楼,且仅有一墙之隔,对着管道敲击、喊话,能听个大概。男生宿舍主动发起进攻,幼师的巾帼们毫不示弱地反击,她们伶牙俐齿,势头猛、声音尖、耐力好、穿透力强,双方激战至深夜,最后还是男生主动放弃,以一句“好男不和女斗”下了台阶。随后,男生们议论反思,有的说这是阴盛阳衰,“奇耻大辱”,以咱九六级一班为例,女生数量就是男生的两倍。有的说尽管咱数量少,却四两拨千钧,没有男生,她们给谁打扮、给谁表现、与谁斗呢?大家顿时释然,呼呼入睡。

 

萌动的青春、珍贵的荷尔蒙让那些步入二、三年级的男生、女生顶着学习负担的重压、教务处的严管,还是禁不住对某个她或他暗生好感。普师班学生的渊博多才、幼师班女生的热情泼辣、音乐班学生的能歌善舞、美术班学生的自由不羁、体育班学生的强壮健美,各有优势,各具魅力,各显神通。除了我们这些“好学”、乖静、慢热、迟钝型的“好学生”外,那些英俊帅气的、发型扛硬的、擅长交际的、文采飞扬的、演讲优秀的、歌喉美妙的、身姿矫健的、花容月貌的、气质高华的,都不想浪费资源,也不想错过机缘。于是,校园的林荫下、球场边、饭堂里、晨光中、黄昏后,不乏成双结对谈心“约会”的男女同学,他们很不好意思,相互轻轻碰一下手指,就好像犯了大逆不道、不可饶恕的错误似的,看见有人过来,就马上拉开距离,装作陌生人。可谁也不傻,处在这个年龄,对这些事异常敏感,晚上在宿舍里谈论最多的总是某某同学和某某同学的“故事”。听得人热血沸腾,好生羡慕,可大多数同学还是“有心无胆”,迟迟按兵不动,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至今仍难以忘记那一次次校园联欢晚会的精彩绚丽,尤其是表演《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歌伴舞中那个气质最好的、领舞的高年级女生,始终也没有机会和她打个招呼、说一句话。那时毕竟太年轻,即使那些相处很好的男女同学,也只是朦胧的感情,对爱情、职业和今后的人生没有作深入的思考,在毕业这样重大的人生考验面前,势必被击得落花流水、各奔东西,那将是更大的伤痛和遗憾,也是一段凄美的回忆。记得毕业的前一天晚上,已到夜深,还有喝醉的男生,在楼下大声喊着某个女生的名字。有些“顽劣”的男同学,在半夜里把水壶、脸盆、书籍从楼上统统扔了下去,发出一阵撕心裂肺、惊天动地的声响,他们用这种破坏性的发泄,来祭奠和铭记在延师三年的学习生活,严厉的老师们谁也没有在天亮后追究那些破坏、捣乱的学生,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份深沉的留恋、分别的决绝、莫名的忧伤、成熟的阵痛。

那时候,面对一张脸庞、一份贺卡、一缕字条,总有太多心里话、悄悄话,想要抒发达,每个人都顿时成了天然的诗人和作家,一落笔就能写出让人脸红、心跳、落泪的文字。所以,文学在这里长盛不衰、无比神圣,我们进校不久就知道延师学生曾创办的《春草》《布谷》《太阳石》等文学社。记得我们在校时有《火种》《基石》等文学社,这些文学社团接续涌现,往往由某个写作能力强、威望高的学长发起,聚集了一批文学爱好者、热心者,得到老师和学校大力支持,无偿提供办刊所需的打印、装帧等服务。我虽然没有加入这些文学社团,但受许彦政、王海珺、白有恩、杨延存等老师影响,逐渐喜欢上了文学。我们纷纷购买或借阅黑》《创业史》《人生》《平凡的世界》《白鹿原》《穆斯林的葬礼》《花季雨季》等著作来读,关系好的同学通过相互赠书表达友情。校门口的租书屋人满为患,租的大都是古龙、金庸、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按天收取租费,书借来了,白天没时间看,不得不开夜车阅读。我们好几个同学就是从那时起,把文学作为业余最大爱好,把阅读作为最大享受,直到今天也很难改变。延师毕业后,我在县乡镇一所校教了一年学,就到陕师大继续教育学院脱产学习了四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后来因工作关系,再加上志趣相投,我有幸认识了人品文品俱佳的老大哥、亦师亦友的苏世华先生,他曾是延师《春草》文学社的社长,后来在他的影响下,我加入了由他担任会长的“延安诗词学会”,他说此学会就是延师《春草》文学社的延伸和发展这也正好弥补了我当年没有加入延师文学社团的遗憾。

后来大学扩招,专科、本科、研究生、博士生都并不鲜见,学历层次整体提高了,中专学历已不再吃香。但延师培养造就了我,在我心里种下文学的种子,我的第一学历永远是延师普师中专,身体里一直流淌着延师的血液,这无法选择,就像儿女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一样。我读延师不以为憾,深以为荣,延师没有亏待我,我怎能辜负了延师?母校,尽管你的孩子们像春草一般微小,可他们并不渺小,他们已将你芳芬的种子播撒到天涯海角。

20多年过去了,延师没有变,我也没有变,它一直在那里默默等待着我,召唤着我。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约定,我来到延安工作后,没怎么选择,房子竟买文化沟商务小区,距延师不足千米。儿子上了延职附小,皆在母校怀抱。接送孩子忍不住要留连却步,多看几眼。周末晨昏,外出散步,不知不觉,一次又一次走到这里,静静看着图书馆、教学楼、雕塑、花坛旗台,仿佛又嗅到那春草、书本、青春的香,听到那脸红、心跳的歌。久久抚摸着那株比当年长高长壮了许多倍的塔松躯干,隐约感到它激烈的脉搏。几缕清风吹过,听懂了的沙沙声,最懂我的心……

同桌的你(Live)老狼 - 2013东方卫视春晚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宋祖英 - 维也纳金色大厅独唱音乐会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洽谈 | 广告报价 | 服务协议 | 常见问题 | 发展历程 | 网站声明

Copyright © 2012-2018 延安网0911news.com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11-2713577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4004430号-1

互联网经营电子标识:61260000000158

24小时新闻热线:15009215355

技术支持:卓天网络